一枚食肉动物

灯光再亮 也抱住你❤
微博@一只文艺女流氓

飞鸟

ooc,私设无数,小学生文笔

设定毛不易比廖俊涛大

BE

请勿上升

_

廖俊涛第一次看见毛不易是在医院里,那次他发烧,输了两三天的液,最后一天是毛不易给他扎的针

很明显毛不易不是这边的,只是过来帮个忙

他大概很少做过,小心翼翼的把廖俊涛的手放在椅子把上,用皮筋绷紧手腕,然后找血管,手法不是很娴熟,但他还是一次就找到了,用细针头插入,他轻轻按着廖俊涛的手,然后调了调快慢

“小心一点”毛不易叮嘱道

他松开手,然后转身去下一个患者身

_

廖俊涛现在对他已没有太多的印象,唯一记得毛不易那双苍白好看的手,还有略微粗糙的触感

自然,还有低沉,略微沙哑的声音

再次见到毛不易是在明日之子的后台,不过他没有记起他

毛不易大概本身存在感就低

他没有和大家一起聊天,而是独自坐在一旁

廖俊涛早就坐在那间等候室里,却也是过了一会儿才注意到他

他拿着一把吉他,不算很俊秀的脸上透出一点红晕

廖俊涛悄悄靠近他,想要打个招呼。

这时毛不易抬起头时,恰好就看见一位瘦瘦高高的男孩朝他走来,他笑了笑,露出略带羞涩的表情

廖俊涛不是自来熟,只是他很会调动气氛,很会说话,个子高高的,长的也不赖,周围的人对他印象一直不错。

廖俊涛很有自信,他觉得毛不易肯定不会讨厌他

于是,他也微微笑了,主动向毛不易打招呼

毛不易显然是个好说话的人,廖俊涛很简单就和对方聊起来了,虽然毛不易话不多,但偶尔也会开一两个玩笑,廖俊涛这时早已晋级,自然不再紧张,只是毛不易也没有太过紧张的样子

“你上过台了吗?”廖俊涛问

“没有,我是最后的”毛不易回答,毛不易说话会慢慢的,但他低沉的声音会让人有听下去的欲望

接着廖俊涛就感觉有点耳熟

不过他想不起来,也就没问

_

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

这儿有来自各个地方的年轻人,大家聊的很畅快,廖俊涛比赛完了也没有走,一直坐在毛不易身边,廖俊涛很爱说话,很快他的身边也坐了人,四五个人聊了起来

其中有一位性格大大咧咧的男生,他还没上台,大概对自己挺自信的,和他们一块儿聊着

他略微有些以自我为中心了,搞的几个人都有些不舒服

相反廖俊涛的活泼和善解人意倒是让人心生好感,不久便和几个人打成一片

毛不易话不多,偶尔看着廖俊涛的笑颜,他竟觉得心情也好了几分

那位男生上台走了,廖俊涛原本打算等到最后走,看看谁晋级了,这时也没了兴趣,和其余几个人打了招呼,就打算往节目组安排的酒店走

没想到毛不易拉住了他的手 “那个,你住哪儿”毛不易抬起头朝他看去,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他没怎么想,就把房号直接告诉了他

他们所有人都是经过一次选拔过来的,来这里由明星导师再选一次,没几个人能晋级,但节目组都给安排了酒店,自然所有人都在同一家酒店

毛不易听完,发觉两人还拉着手,不自觉有些尴尬,他发现这人手上有些茧子,又看见他拿的吉他,于是松开手问“你练吉他很多年了吗?”

廖俊涛没有怎么在意,他笑了笑回答“我从小就练吉他,也算是个老手了”

“哦,这样啊”毛不易对眼前的男生增加了好感

“我会去找你的”

_

毛不易其实喝了酒,不过他觉得廖俊涛知道,只是没问,觉得大概对方只是没兴趣问吧

毛不易晋级了

那天他很高兴,出来以后他最先跟父母分享,接着便去了酒店,他还记得廖俊涛的房号,准备去找他

廖俊涛是个很可爱的小孩儿,毛不易朋友不算多,但不知为何,很想和这个小孩再接触接触

遇上节目组调房间,说是要把同一个导师的几个成员调在一起,毛不易和廖俊涛正好被调在了同一间房

_

剩下的日子里就是练歌和比赛了

廖俊涛是个热爱音乐的人,毛不易和他在一块儿总是容易被感染

虽然他对音乐没有那么大的爱

毛不易只是喜欢音乐的单纯,音乐能给他带来许多不同的情感,他可以自己写歌,把想说的想做的都写进歌词,那么那些就不只是一个梦

毛不易写的歌有些晦暗,有无奈,忧伤悲情中也带有轻快

廖俊涛却很喜欢

他羡慕毛不易,也很欣赏他,甚至觉得他的不善言辞很可爱,他的害羞也有那么点儿让人心动

_

毛不易不是外向的人

廖俊涛总能带动他

大概他自己也没认识到,廖俊涛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两人一起练歌,考量词句,一起弹吉他

一个唱,一个为他伴奏

_

时间不松懈,依旧不紧不慢却不差分毫的走着

飞鸟挥起翅膀,在蓝天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后,就消失不见,但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追寻的痕迹

看鸟人却将他的身影留在心底

_

廖俊涛离开的那场

毛不易也没想到自己会哭的这么厉害,他几乎是失声痛哭,而当事人自己却没掉一滴眼泪

而后,经过激烈的比拼,毛不易是冠军

_

两人关系很好,互相信任对方,互相欣赏对方,伤心的事互相倾诉,快乐的事也总是想第一个告诉对方

毛不易赢得比赛那天,廖俊涛和他在宿舍里喝的酩酊大醉

廖俊涛是真的为他高兴

毛不易觉得廖俊涛也是为自己惋惜,像薛之谦说的那样,以后不一定要努力多少年

但他俩喝到最后,神志不清的听见廖俊涛说“以后我们还会不会向现在这样好”

_

毛不易总会想起以后这段日子

他们的身边有彼此

他不太懂,他看见廖俊涛就忍不住嘴角上扬,他愿意把自己的一起都交给他,两人靠在一起,互相依靠时,那种感觉,可能叫做满足

那算不算喜欢

_

不过后来两人还是分开了

生活使然还是人心淡了

也许都不是

只是原本就是个意外,原本就不会有后来,怎么做都是那样

毛不易还会梦到和廖俊涛第一次见面时,他的笑容,那次他朝他走过来时,也是这样的笑容

仿佛温暖了整个岁月

_

飞鸟的优美,最终还是遗忘在梦里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