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

我不愿彷徨于明暗之间,不如在黑暗里沉没

【巨胖】我最亲爱的

一味不易:



*时间线是2025年 勿上升
*流水账5000+
*标题和正文无关,就是很喜欢这首歌。


————————————




01


“来了怎么不叫我,廖俊涛呢?”
赵天宇搭着钟易轩的肩膀,抬手要了一杯酒顺势在他旁边坐下了。


“他在厕所呢”


赵天宇在北京开了间酒吧,邀请了他的发小和她老公一起打理,自己呢不温不火,就偶尔拍戏偶尔唱歌。
没有死磕娱乐圈,乐得自在。
对于赵天宇来说,有个房子住不饿着肚子就是满足,最幸福也莫过于是有个有人问你粥可温的家。


“上次说的下个星期聚一下,你去不去”
赵天宇抬手想揉揉的钟易轩头,但手最后还是落在了他的后颈,用力地捏了一下。

转眼这个弟弟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孩儿了,用发胶抓出了一个帅气的发型,没有了额前的刘海也摘去了圆圆的眼镜,眉眼间褪去了那些稚气。
不过即使对着这个已经是个成熟的大男人,年长一点的也还是会不自觉地作出哥哥对弟弟的动作。


当初一起比赛的兄弟,还在这个圈儿里打滚的人也还是那几个,说不上惺惺相惜,但感情总归是越来越好的。


钟易轩喝酒的动作顿了一下,才微微抿了一口酒。
“你们好好玩儿,我就不去了”
“有工作,档期排不开”


“可拉倒吧,前年和去年你都是这么说的。”
“这么不想见我们,还跑来我这儿喝酒?”

每次聚会前后,钟易轩和廖俊涛都会出现在赵天宇的酒吧。
钟易轩说,因为那天没空,所以今天在这儿把那杯酒补回来。



“哪儿能啊,是真空不出来。”
钟易轩嘴里的是近几年常用的说辞,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反倒是自己信了,好像是真的挺忙。
仰头把玻璃杯里的酒喝尽了,拿起外套作势离开。
“这廖俊涛是真磨唧,你跟他说我先…”


“别躲着他了”
赵天宇本来想说毛不易这么红了,也没忙成你那样,每回可都是准点到的。
但话到了嘴边还是打了个转儿。

赵天宇他们都不知道毛不易和钟易轩之间发生了什么。
只是后来听廖俊涛说那段时间这小孩儿好像突然之间长大了,原本是三句不离毛不易的,也没再从钟易轩嘴里听到那三个字。

后来借着大学生活快结束了,要和同学们打好关系的由头,搬出了六口之家,住进了学校的宿舍。


“没躲啊…”
钟易轩准备穿外套的动作停了下来,随即挂在了胳膊上,被外套挡着的手在来回捻动。


“我都没说是谁”


钟易轩笑了,往赵天宇肩膀上捶了一下
“你土不土,多久的段子了”
“好了我先走了,你跟廖俊涛说一声儿”



今年北京的秋天不太冷,钟易轩在怀疑是不是全球都在变暖。
太阳烈的很,习惯穿一身黑色的衣服,站在酒吧门口竟有些热。

白天出现在酒吧也是有些无厘头,这还是因为有一次深夜把廖俊涛叫了出来结果他给喝多了,第二天就是头条。

后来再出现在天宇的酒吧里就是白天了。


他们几个人当中,也就只有毛不易和廖俊涛两个在娱乐圈里用不上“打滚”这个词的了。
毛不易是明日之子第一季的冠军,优渥的资源加上他本身独特的气质与才华。
大红大紫是理所应当的。


而廖俊涛也没有像当初薛老师说的那样再辛苦十年,很快人们就发现了廖俊涛有魅力的嗓音和才华。


也就只有自己,不温不火。
没人惦记,也不至于被淡忘。


看了看带出来却用不上的外套有些无奈。
这个天凉了出门就带外套的习惯,还是毛不易给培养的。
他不在家时,曾无数次在口头上,短信微信语音里提醒自己。
今天天气有点凉,出门记得带外套。


钟易轩眯着眼深呼吸,抬头迎接着阳光。
眼眶有些发热,视线里的睫毛因为阳光照射而显现出了像深夜霓虹灯一样的光晕。


迷离。






02


钟易轩其实真的没有躲着毛不易。


他们的距离,本就已经从那个盛夏结束之后悄悄拉开了。
毛不易那时候正朝着巨星一步一步走去。
一天赶一天的工作。
钟易轩则走进了大学,虽然还在那个六口之家住着,但是六个人坐在一起的机会是少之又少。


那时候钟易轩真的很怀念一家六口围着餐桌,喝一碗二妈的鸡汤
还有催那个不爱洗澡的胖子去洗澡。


但让钟易轩真正意识到他和毛不易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单只是时间问题的时候,他已经习惯毛不易是自己的很久了。


毛不易难得提前结束了行程回到北京,钟易轩知道后特地向辅导员请假回家。
他真的太想毛不易了。

等他蹑手蹑脚准备给背对着门口整理衣服的毛不易一个惊吓时,他听见了毛不易母亲的声音。
“家家啊,岑灵来咱家看我和你爸了”
“还提了不少东西”


然后钟易轩逃一般地下了楼,他没听到毛不易的回答,他不敢听下去。
岑灵 CL。


所以这哪儿是躲啊。
钟易轩是怕。


他怕哪一天,毛不易身边就站着一个温婉可爱的姑娘,挽着他的手说你们好。
他也怕毛不易哪次就趁着兄弟们都在,他就说我和这个姑娘在一块儿了,不恭喜一下?


所以钟易轩他怕。







03



后来和廖俊涛喝酒的时候,他问了个问题
“你和老毛要闹别扭到什么时候?”


闹别扭?
钟易轩为此翻了个白眼。


但这个字眼确实让钟易轩想起了那一两年里的某些事。
那个时候的钟易轩,是会偶尔闹别扭的。



十七岁的少年,刚从拥有无限包容和爱意的家里独自一人出来。
原本小心翼翼又懂事乖巧的小孩儿在毛不易面前好像又露出了自己小魔鬼的獠牙。
这个对自己事事都透着宠溺和温柔的人,钟易轩对他升腾起了特有的占有欲似乎也是意料之中的。

直到喜欢上毛不易似乎也是一件顺其自然并理所当然的事。


“钟易轩,我要看看等你回我信息的时候是几天还是几年后。”


“巨星可以去找对他说爱你的那个人,我相信他一定会秒回的。”


其实毛不易也是常对钟易轩说爱你的,正因为如此在别人那儿看到才会觉得这是不那么让人开心的两个字。


毛不易或许是有自己的一套待人处事的风格。
他可以对无关紧要的人说爱你想你,那是因为无话可说时的客套与礼貌。
但对于钟易轩,毛不易总有说不完的话。甚至觉得自己翻遍脑中的词语也不大能表达出自己的心事。所以他只能用最通俗直接的方式不停地试探与想要得到肯定。
“想不想我”
“爱不爱我易轩”

“不想”
“不爱”

“不信。”
后来,这好像变成了俩人分享思念的一个暗号。



毛不易不怕黑,但是他的床头会一直留一盏暖黄色的小灯。

毛不易会极其顺手地拿走了他磕破瓶口的酒,把自己的那一瓶递了过去。
在所有人都呜声揶揄的时候,钟易轩则小口小口地喝着,忍不住扬起嘴角。

他甚至会比钟易轩更小孩子气。
因为钟易轩怕被传染感冒,不和他一起睡而闹了三天的脾气。
尽管机场里大步迈开了步子,也还是会不时扭头看迷迷瞪瞪的小孩儿。
最后仅用了一个无声的拥抱,俩人就重归于好。

后来钟易轩在直播里,讲起一抱解恩仇时
真是挡不住的笑意要冲出屏幕。


他们之间多的是这样腻人的小事。

所以钟易轩以为,是不是自己将这心事放在了梦里,然后被毛不易听了去。
恍惚间以为…那时候的他们是在一起的。


钟易轩怕是爱惨了这个渗透在他生活中每一个细枝末节的人。
那些对他作出的顺其自然的动作就像是他潜意识里的,不用思考不用斟酌。


他就这样默不作声地把这些只对自己做的事收进心里,偷偷地窃喜。
同时又忍不住昭告天下
看,这是毛不易。
我的毛不易。



“我说的没错吧?你们就是闹别扭”
钟易轩拦下了廖俊涛给他倒的酒
开始频频点头。


“是是是”
“对对对”


是吧,只不过是一个持续了好几年的别扭而已。
但这次和好的筹码有些大了。







04


人生有很多个阶段。
 当某个阶段所认识的朋友聚在一起的时候,记忆就会重叠。 
所说所想,都是属于那个阶段的故事。



毛不易时不时抬头看门口,看推门进来的人都不是那小孩儿,眼底的失落是藏都藏不住。 


“诶,我说老毛” 
“你表现的太明显了,过分了啊” 


“你见过他了?”


 “嗯” 



毛不易眉头皱的死紧,喝酒跟喝白开水一样,一杯一杯的。
他们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上一次还是在一年多以前的活动上。
寥寥数语,说不上疏远也能感觉得到钟易轩在刻意保持他们之间的距离。


廖俊涛有些不忍心,用力地拍了拍毛不易的肩膀。
他们之间的感情,旁人看的一清二楚,反倒是当事人,不知道是温水煮青蛙呢还是顾虑到俩人的身份,总之是钟易轩这只青蛙莫名其妙地跑了,毛不易也没能追回来。


“老毛,我可劝不了他啊”


毛不易摇摇头,他知道,他这是在生自己的气呢。 



明日之子巡演结束后,大家的生活也没有多大的变化,而原本忙得停不下脚的毛不易也松动了许多。 
但是这个时候钟易轩却执意要搬出去,住进学校宿舍。 
走的时候毛不易不在北京,钟易轩没有告诉他,只是让王竟力把他之前的话转达给毛不易。 



毛不易刚听到时,以为这是小孩儿心里住的小魔鬼又按捺不住要出来闹腾了。
直到他打开门,看到了原本俩人都嫌小的房间大了许多时,才反应过来,就好像钟易轩搬空的不是房间…



这么久以来,头一回在他们的房间抽烟。
毛不易也已经很久没抽过烟了,也不是为别的,只是他对着对面整洁的床铺,难得这么一回手足无措。



他不怕黑,只是怕黑的小孩儿不住这儿了,关了昏黄的小灯后自己竟也失眠了一晚上。


在老家的廖俊涛和毛不易通电话时,语气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正经,但是心里却隐隐有些担心
“老毛,轩轩搬走了寂寞吧?要不要我回北京陪你咯?”

“欸你就是别担心轩轩了”

廖俊涛想说钟易轩已经可以照顾自己了,只是你自己还不放心而已。



确实是。
毛不易其实好几次都想开口问,为什么突然要搬去学校住呢,就在这儿不好吗?
但转念一想,又为什么不能搬去学校呢。
这个年纪的孩子,不正是在大学校园里弹琴唱歌,踢球游戏吗?
又凭什么在这儿,和一个不爱运动还不爱洗澡的胖子呆在一起呢,况且这个胖子还不常在家。


毛不易赌气似的,不去问那个什么都不太会的小孩儿在宿舍呆着习不习惯,只是说了句有空就回来。


再接到钟易轩的电话时,是个晚上。然而跟毛不易讲电话的却不是钟易轩。
“您好,请问是毛老师吗?”
“我是钟易轩的同学,他喝了点酒”
“一直叫您的名字,您能来接一下他吗?”


毛不易忽略了后头龙女士的无可奈何,也没顾得上这次的失职和不敬业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他只是担心那个喝多了叫着自己名字的小孩儿。


钟易轩醒来看见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的毛不易时,有一瞬间的晃神。


“搬回来吧易轩”
“你这样我不放心”


“不放心什么?”
“这样挺好的。”


毛不易脑子里全是作晚钟易轩趴在那儿睡着了,皱着眉嘟嘟囔囔,难受的样子。
“钟易轩你能懂事儿了吧?要是昨晚我不在北京怎么办,再有这种情况你……”


“毛不易!”
钟易轩有些沙哑的声音打断了毛不易的话
“你是我爸妈还是谁?”
“能管我一辈子吗?”

“能吗?”


“易轩,我…”
毛不易突然意识到,这已经不是单纯地发生口角而已了。
这句有着不一样意义的话让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
毛不易以为自己能很好地把那些不安分的情愫隐藏起来,他想答应,但是哪敢啊。
他深知这个圈子的现实压力与言语的伤害。
他也怕,但他更怕受伤害的是钟易轩。


“好了,你还记得你说过再管我就是傻逼的话么?”

“毛不易,你不是傻子”
“我也不想我是”








05


“行了行了老毛,钟易轩都挂电话了”
“来,把手机给我,我送你回去”


本来廖俊涛只是打开了钟易轩发过来的语音,谁能想到喝上头的毛不易听见了钟易轩的声音还能把手机抢了过去,对着一个微信聊天界面磕磕巴巴地叫着钟易轩的名字。
“易…轩轩”
“易轩…”


廖俊涛不是第一次看到毛不易喝醉的样子,但是现在这样的毛不易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其实廖俊涛一直都不懂,甚至有些生气,不懂他们俩为什么会到了这个地步。
果然感情只能是两个人之间的事。


廖俊涛伸手过去点了语音通话,他们俩感情的事那就只能靠他们自己解决了。


本来就看着手机的钟易轩冷不丁地被吓了一跳,但也很快地接了通话
“干嘛?”
那头许久没有声音,钟易轩以为廖俊涛是按错了
正准备挂电话时毛不易才口齿不大清晰,哼哼唧唧地说话
“钟…易轩……”
“易轩…”


这声音太熟悉了,所以刚听见第一个字的时候钟易轩的心跳就漏了一拍,拿着手机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复确认这是不是廖俊涛的头像。
“易轩…”
钟易轩就这样静静地听着手机那头的人小声地叫着自己的名字。


毛不易酒量不错,不爱喝酒,也很少喝多。
有一次喝多了抱着钟易轩不撒手,像猫一样搂着他脖子使劲儿地往身上蹭,嘴里也像现在这样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
钟易轩就是这样才心软的,忍着他满身的酒气把他哄到床上,才骂骂咧咧拿着换洗衣服又去洗了个澡。


“易轩你想不想我”


钟易轩被这句话拉回了心神,又被乱了心神。






06


毛不易上午被有起床气的廖俊涛踹了一脚彻底清醒后,就被龙女士拖着去做了个专访。
不算很忙,但各种琐碎的事情下来工作结束的时候也不早了。
刷着微博的时候,才想起忘了问廖俊涛昨晚自己喝多了有没有做什么丢人的事。


但刚好出现在页面的一条微博却让毛不易呼吸都顿住了。
毛不易的微博没换过头像,但钟易轩的却时不时地就会换一个。
但不管换成什么样的,毛不易都对其非常敏感。
或者说,只要是关于钟易轩的他总会留心看一看。

凌晨三点,钟易轩发了一条微博
不想。


这是一个问题的回答。
是昨晚毛不易以为自己在梦里问的那个问题的回答。



钟易轩收到毛不易点赞那条微博的提醒时,刚在楼底下扔完一袋垃圾。
把手放进口袋里时,掏出了一包包装有些破的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里面忘记掏出来的,里面恰好有个打火机。
然后钟易轩就坐在了不远处的石凳上,点了根烟。

钟易轩会抽烟,说是为了保护嗓子几乎不抽。
但其实他知道,他只是不想闻到除了毛不易身上以外的烟草味儿。

钟易轩也知道,之所以他还能在北京撑这么久,只不过是在等,并且认为毛不易也和他有同样的想法。


所以当毛不易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惊讶。


毛不易坐在钟易轩旁边,把他还没抽完的那半根烟从他手里拿了过来。
钟易轩就这样扭头看着他把自己抽过的烟一口一口抽完,他真的觉得毛不易除了唱英文歌以外,就是抽烟的时候最性感了。
吞云吐雾的时候眯着眼,甚至那弹烟灰时手的动作他都觉得好看极了。


“抽烟对身体不好”
“对嗓子也不好,以后别抽了易轩”


钟易轩就用手撑着脑袋,扬起嘴角笑着看他
“怎么?”
“还想管我?”


“嗯”


“那你是我爸妈还是谁?”
“我已经有爸妈了”


“我知道,易轩缺一个男朋友”







***




“轩轩,你不是说不能喝醉吗?”
“那你还喝这么多”



钟易轩拍了拍自己旁边那个人的大腿
“没事儿,毛不易在”











END.

————————————

就是再一次证明我想象与文笔的差距。


然后我放弃了写这种类型的文


虽然我喜欢,但是我不会写。



:) 绝望微笑。

评论

热度(463)